扩大开放不停步,上海再推全国第一张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上海壹隆— 为创业者提供“星”级服务! 

欢迎来到上海壹隆

关注二维码

qrCode

  • 搜索
    • 资质认证
    • 支付安全
    • 保险赔付
    • 售后无忧

4006-083-218
首页> 知识库> 扩大开放不停步,上海再推全国第一张服务贸易负面清单

扩大开放不停步,上海再推全国第一张服务贸易负面清单

来源:未知来源 时间:2018-10-10 00:00:00浏览次数:599次

中国的开放脚步不停。在推出全国第一张外商投资负面清单5年后,上海自贸区又推出了全国第一张服务贸易领域的负面清单,自111日起施行。

109日举行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副市长吴清介绍,《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下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涵盖由境外向自贸试验区内开展服务交易的商业活动,上海积极推进自贸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对外开放,也将推动适时修订这一负面清单

2013年以来,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已经4次修订,从最早2013版的190条缩减到了2018版的45条,为更多的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吴清表示,下一步,上海还将不断扩大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度。结合上海发展实际,加强与中央各部委的沟通协调,争取在上海自贸试验区率先出台一批跨境服务贸易扩大开放举措,打造服务贸易开放新高地。还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大对旅游服务、教育服务、电信服务、专业服务等,以及对部分的专业技术人员的职业资质这些领域的开放、创新进行研究,我们争取上海自贸试验区率先试点服务贸易能有更高程度的开放。

更加开放自由的服务贸易市场

当前,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逐渐显现。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今明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2个百分点至3.7%。今年4IMF的预测是3.9%

当前,服务贸易成为引领全球贸易增长的新引擎。2017年,中国服务贸易总量达到6956.8亿美元,仅次于美国,排名世界第二。而上海的服务贸易规模,又位居全国第一。根据外管局上海市分局统计数据,2017年上海实现服务贸易总额1955亿美元,占全国服务贸易总量的28%

吴清表示,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贸易保护主义思潮不断抬头。在自贸试验区率先探索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有助于进一步消除服务贸易壁垒,形成更加开放和自由的服务贸易市场,有助于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拓宽合作领域,推动我国接轨高水平协定、参与国际规则制定,进一步融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提升在全球经济贸易体系中的话语权。

与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相衔接,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同样是根据《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 4754-2017),以表格形式进行编写,共梳理出159项特别管理措施,涉及13个门类,31个行业大类。

根据规定,对列入负面清单的跨境服务贸易行为,由各部门按照相应法律法规规定实施管理。但在负面清单以外的,则按照境外服务以及服务提供者与境内服务以及服务提供者待遇一致的原则实施管理。

仅以金融业为例,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中涉及金融业的有31项,占比约19%,分为货币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保险业、其他金融业四方面内容。

上海市金融办副主任李军表示,作为一种市场准入方式,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是深化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的一项重要工作。此次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则进一步彰显了上海依托自贸试验区建设不断深化和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鲜明态度,提高了金融业开放的透明度和可操作性,是优化金融发展环境的重要举措。

下一步,我们将积极争取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的支持,推动清单中的金融业开放项目在上海先行先试。李军说。

 

全面覆盖外商准入前后

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申卫华表示,在国际贸易谈判当中,无论是双边协定还是多边协定,都出现了以负面清单的形式列出服务贸易当中的不符措施。比如,在中澳自贸区协定中,澳方对服务贸易和投资的承诺采用的就是负面清单形式。因此,此次推出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也是顺应国际趋势,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也进一步体现了更加充分的压力测试。

那么,这张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与此前已经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到底有何区别?

申卫华表示,这两张负面清单的涵盖范围是相辅相成、互为补充的,是整个自贸区在体制机制上又一次创新。

根据WTO的《服务贸易总协定》,服务贸易被划分为四种模式:跨境交付、境外消费、商业存在、自然人移动。

其中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主要是对投资准入方面的限制,也就是商业存在的一些措施限制规定,也包括对服务业和服务提供者准入前的特别管理措施。而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是针对跨境交付(自境外向上海自贸试验区内提供服务)、境外消费(在境外向来自自贸试验区内的消费者提供服务)、自然人流动(境外服务提供者通过在自贸试验区内的自然人存在提供服务)这三种模式。

吴清说,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中,特别管理措施主要涉及到自然人流动和跨境交付,对境外消费的限制最少。

此外,申卫华说,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属于准入前的特别管理措施加国民待遇,而此次发布的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不仅有准入前的特别管理措施,也有准入后的特别管理措施,涵盖了更多行业经营过程中所涉及的与国民待遇不一致的措施。

进一步探索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是一项立足上海,服务全国,对标国际的制度创新,具有重大意义。吴清表示,根据负面清单不断争取上海自贸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扩大开放与便利化试点,也有助于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推动我国服务贸易管理体制的创新。

相关资讯